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淫狱的幻界士
淫狱的幻界士

1、逢魔之时(上)


───不应该会这样,这种事明明不可能会发生。

「噫咿咿……呀…不要!讨厌,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啊啊!!」
少女拼命否定降临到自己身上的现实。

  在昏暗的世界中,少女以屁股着地的姿势跌坐在地上。明明手脚应该都已经接触到地面了,却连上下方向都无法分清。明明拼命地后退了,却总是出不去。唯一能感受到的是,有什麽东西在慢慢地接近。

听起来应该是脚步的声音?现在到底离我有多近了?好像已经能够感觉到附近的气息,心里越来越恐惧,但是却什麽都没有看到。

「不要……骗人的吧!爲什麽会这样?那到底是谁?在哪?……这里究竟是什麽地方!?」

少女本来应该是在社团结束后的回家的路上走着,那是一个寒冬未走、冷热交替、白天渐渐开始变长的季节。虽然天色已经有点暗,但应该还不算很晚。
少女的学校升学率很高,因此禁止社团活动进行到太晚。而且在进入寒假之前,更是通告学生必须更早地结束社团活动。
田径部成员之一的少女,从明年开始将被选爲中距离的主力成员,因爲不能参加社团活动到太晚,所以在晨练和放学回家的路上不乘坐公共汽车和自行车,通过跑步来增加了训练量。
考虑到膝盖和脚踝等其他位置的负担,这也许不是一件好事。尽管如此,性格认真她的,仍然每天都跑步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


今天,少女同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或许和往常有些不同。现在明明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但路上连一个上班族都没看见。仔细观察后,甚至连出来买东西的阿姨们、自动贩卖机的补货专车也都没看到。

虽然每一件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但今天在路上连一个人都没见,总令人很在意。这种违和感在走到去年倒闭的中小型废工厂附近时,变得更加的明显,这令少女感到有些不安。

这间废工厂曾经报道发生过暴力事件,甚至还死了人。之后,附近传出了
「不会是混混们聚集的场所吧?」、「不会是用来交易危险物品的地点吧?」之类的传言。因此,这间工厂已经预计在春天时拆掉了。

但是,少女并不是特别相信这类传言,再说只不是经过附近,并没有穿过工厂,所以也觉得没有必要特意改变回家路线。

「没事的!不会有事的!要是有不良人士的话,以我的跑步速度绝对能够逃到人多的地方!!」 她对那些听闻传言而替她担心的朋友这样说道。

虽说如此,但接近废工厂附近的时候,少女的步伐果然还是变大了,跑步的速度也逐渐加快。对于感到违和感和不安的今天,少女更是想要尽快离开废工厂附近。

少女把学校指定的运动包重新搭在肩上,不断迈着纤细而柔软的大腿。柔顺的亚麻色马尾辫左右摇晃着,最近发育得有点妨碍跑步的胸部在衬衫下跳跃。即使是有些着急也好,少女仍有意识地保持良好的跑步姿势。

只要穿过住宅区中的废工厂后,就能到人流不断的商店街了。……本应该是这样───。

「额?怎麽回事?」
少女不禁自言自语。明明刚才已经离开了废工厂,走到工厂的另一面的才对……现在,自己却在废工厂里面?!

虽然因爲不安,内心有些动摇,但不应该会走错方向才对。而且,废工厂周围都被接近两米左右的围墙包围着,大门也已经被关闭了。少女对大门开着的记忆或是穿过围墙的记忆都没有任何印象。

少女心中的那种莫名的不安逐渐成形……慌慌张张地走近工厂的大门,想要确认锁链上的钥匙。下一刻,周围渐渐暗了下来───。

少女膝盖不断地颤抖。脸上不是刚才运动流出的愉快的汗水,而是因恐惧産生的冷汗,用慌慌张张地用不知所措的视线,环视着周围。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从二楼射进来夕阳的余晖,而周围环境里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和沈积的灰尘的怪味。

在习惯了突然变暗的环境后,少女再次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废弃工厂里面……堆积起来的不安终于在此时一块爆发,恐怖从身体深处喷涌而出。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唯一的光源处拼命跑去,脸上满是泪水,呼吸也一片混乱,害怕得想要蹲下盖住眼睛和耳朵。
但是,身体的本能地提醒她必须离开这里。只要停下脚步,停止逃跑的话,就会被迫近的绝望抓住……

───然后,少女被困在了黑暗的世界当中───。



所谓『幻界』既不是现世,也不是阴间,而是存在于夹缝之间的异界。其空间的连结、时间的流速、方向、色彩都不同的世界。

平常会忽然打开异界大门,将进入陷阱的少女吞入。

慢慢接近的气息,突然让少女感到喘不过气来。

「噫咿!? 骗人的吧,爲什麽?………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少女纤细的身体被吊在了空中。从双手手肘处,传来像是被老虎钳夹到的痛楚。肩膀、腰肢和腿上有什麽东西滋噜滋噜地缠绕了上来。

忽然之间,一个巨大的异形人影出现在少女的身边。不,和人的影子存在很大差距,其手臂过于长、过于粗壮。在左右肩膀处有两对,共计四条手臂。脖子短到几乎看不到,像是把头塞在身体里面似的,脸上有着四只如爬虫那样的眼睛。

不仅是影子怪异,红褐色的皮肤像虫和蚯蚓缠绕在一起,不断地蠕动着。与巨大的身躯相连的手臂,一边一只抓住少女的手腕,将她吊起,不断蠕动的触手也紧紧地缠绕住少女的肢体。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好痛,快放手───呜……放我下来!!」因爲恐惧和厌恶,她盲目地挣扎,挥动着手脚,拼命扭动身体,摇着头不断发出悲鸣。

「……吵死了」 不知从哪里传来低沈的声音,但那黏糊糊的声音让人感到阵阵难受。

咔咔咔!啪咔、啪咔!!
「唔唔唔……咿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的手腕刚感觉到被收紧,随着干脆的声音响起同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疼痛。拥有压倒性臂力的异形,强行钳住少女的两腕,一下子两边都同时被弄骨折了。

接着,异性的怪物轻轻地挥舞着另外的一对手臂,在被前一对手臂吊起的少女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其中一只手用拳头直击她的腹部。

「唔!?!?………嘎!!啊啊啊啊!!」 然后另一只手也打了一拳。
「咕、呃啊啊啊!?」

异形一拳又一拳地殴打少女的腹部,像保龄球一样大的拳头反反複複、左右手相互交替,不断击打着。
「嘎噶啊啊啊!!咕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

被悬吊着的少女,那纤细的身躯弯曲成「く」字形,无数次的反複弹起。胃中的东西逆流而出,可怜的脸上沾满了呕吐物和泪水。

「住、手……嘎啊啊啊啊!呼哈───救救………我、啊啊啊啊!!」
(死……要死了………好疼、好难受、无法呼吸了……… 好疼…好疼!好疼!好疼!)

因拳头的沖击让双脚离地蕩向空中,多少能够卸掉一些沖击,但少女仍然无法做出任何抵抗。在肋骨被打断、内髒被压坏的感觉中,除了等待暴虐的暴风雨平静下来外别无他法。

(爸爸……妈妈………谁…能………救救…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爲充斥全体的痛苦和逐渐难以呼吸的缘故,少女的意思开始模糊了。但是腹部的打击,让她保持着意识。不知何时少女失禁了,淋湿的运动衫紧密地贴在大腿上,但少女已经没有精神和心情去关注这件事。

一阵之后,殴打终于是结束了,异形怪物将少女紧紧缠住,身上蠢蠢欲动的肉触手吸收了少女的汗水、泪水、呕吐物和尿液。而那件被弄髒的、紧贴着的运动衫被完全撕破。接着,没什麽修饰花纹的运动文胸和内裤也一并被剥了下来。

在田径部锻炼的缘故,少女身上没有多余的脂肪,对比柔软、丰满的胸部虽给人一种不平衡感,但露出的裸体仍让人赞歎。再者,女子田径运动员身上那独特的晒痕,小麦色和白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酝酿出一种健康的诱惑力。

也许是还没有缓过气来的原因,即使露出了股间的阴毛,少女也只是痛苦地呻吟。

「啊……呼哈啊啊………啊啊…………啊」少女身体特有的刚强和柔弱交织在一起的美丽裸体,现在已经被汗水和汙垢沾满,身上到处都是淤血形成的黑斑。

异形的怪物在扯掉少女的衣服之后,身上触手更是蠢蠢欲动,逐渐缠住少女的双腿,吊到自己跟前,双腿向两边大大的分开。在痛苦和恐怖之中,少女朦朦胧胧意识到自己现在摆出的姿势,脸害羞的红了。

「呀啊………不要………………啊……」 但是,由于先前的暴虐已经刻骨铭心,现在已经不敢再大声呼喊和抵抗了。

异形怪物的四只眼睛眯着,裂开的赤色嘴巴扭曲着,用舔舐少女股间般的视线,看着紧闭着的秘处……一脸奸笑……的样子。

「你这家伙、还是处女?」 异形的怪物开口了,这次少女能够清楚听到。

「啊?………呀、啊…………啊……啊啊~~~啊──────」但是,在意识还处于朦胧状态的时候,怪物突然开始说话,让少女感到困惑。……全裸地张开大腿的羞耻和怪物的提问的双重沖击,以及双手骨折、腹部被多次殴打的痛苦,让她无法说出话,只能发出呻吟的声音。

「你这家伙,是处女吗?听不到我说话吗!?」 异形怪物那巨木一般的手臂,示威地挥舞着。

「……噫咿咿咿咿咿咿!!」 少女的脸色更加发青,用嘶哑的声音发出了悲鸣。

刚才至少双脚还是自由的,稍微能够躲掉一些沖击的状态被殴打就已经是那麽痛苦了。现在双手被抓住,双脚也被触手缠住,仰面朝上悬吊着。在这种情况下,保龄球般巨大的拳头殴打腹部的话……
这次一定,连内髒都会被裂开。或者肩膀、脚上的关节应该会因此脱落。这种,接近
『死亡印象』的情景浮现在少女的脑海里。

「处、处……处女、是处女、我还是处女!!」 在恐惧驱使之下,少女拼命地挤出回答。

「是处女!……回答了。我已经回答了。不……不要……───再打我了,呜呜呜呜!!」

「这样啊。是处女的话,就不得不温柔一点了?」 异形的怪物一下子大笑了起来。原本抬起的巨臂也放了下来,作爲代替,从奸笑的嘴中伸出了长长的舌头,仔细地舔着少女满是黑斑的腹部。

「咿咿噫……咿………呀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像密密麻麻地小锉刀一样的舌头爬上了少女的腹部。虽然有很多像刺一样的突起,也有被刺的感觉,但是粘度高的怪物的唾液阻止少女的皮肤被剥掉,反而引起了一阵阵不快和厌恶感。

怪物将唾液涂满了少女的胴体后,开始舔少女被抓住的手腕。


「咿噫……呜呜呜呜…………嘎啊!……………额?…呃、呃呃呃!?」
少女难以忍受这样的恶心感,不禁闭上了眼睛,但是全身的疼痛变化让少女感到困惑和惊讶。

被死死吊在空中的手仍然残留疼痛,身体仍很沈重,内部産生的阵痛也没有消失,但是,被怪物握断的手腕、被殴打腹部而骨折的肋骨、内髒里的疼痛好像有些……不,不止一点,是缓和了许多。

(爲、什麽……不怎麽痛了?我的身体、变得……奇怪了?)

从少女的胴体到骨折的手腕全部舔完后,怪物收回了舌头,再次发出了声音。
「大概,不怎麽痛了吧?本大人的唾液可具有很高的治愈能力。」

(治疗我的伤…额?爲…什麽?不是準备杀掉我吗?)明明刚刚胡乱挣扎、大声呼救的话,马上就会心情糟糕地殴打我。少女压抑住恐惧和刚才被舔舐的恶心感,拼命地思考的对策。

───从来没见过的怪物,竟然会说人类的语言。
在回答它的问题后,就停止了殴打,还治疗我的腹部和手腕的伤。难不成,好好地和它沟通的话,说不定还会放过我让我回家。───


少女忘记了一开始不讲理的暴虐行爲,在「实际上会不会性格是比较温和的一类?」基础上考虑着。虽然她好像在拼命思考着,但实际上她的想法却走岔了。在施行恐怖和暴力之后,给予一点点的温柔,这就像是洗脑的第一步那样。

……但是,少女天真的想法,下一刻就被怪物的话语击破了。

「果然,『初痛』的话,就让你好好地感受一下,刻骨铭心的痛苦吧?」

「………额…………?」
(初痛?……初次的、疼痛……第一次……)

少女来回咀嚼着怪物的话,想起了自己现在的状况和姿势。在这状态下,『初痛』意味着什麽,即使是未成年的她也能够明白。

怪物的表皮不断地蠕动着,下半身的触手则聚集在一起,形成了高高翘起的肉柱。
「多余的疼痛已经被抑制住了,这样子大概能够好好地品尝失去处女的感觉了吧?」

整个肉柱和少女的大腿差不多粗,大概有从少女膝盖到脚尖的长度。龟头的表面有无数的肉刺,其中有些怪异的肉刺像回针一样高高的突起。中间柱体的部分,有密密麻麻的肉触手缠绕在一起,像血管一样跳动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っ!!」
(唔、骗…骗人的吧?……假的假的假的…………难不成、那个………那、那个东西…要插进了……吗?)

少女全身不断的发抖,连声音都无法发出。被怪物的唾液弄得黏糊糊的身体,更是冒出一层冷汗。

(不可能的!不行不行!绝对做不到!!会死人的……被这样的东西插入的话,绝对会死的!!)

「住手…啊?求求你、快点住手! 拜托呜呜呜呜!!」
少女发出了颤抖的声音,拼命地求饶。

「把小穴掰开了。这样来回舔下的话,前戏就已经够了。!?」
肉柱靠近了少女的股间,準备进攻少女紧闭的秘缝处。

少女忍不住再次挣扎了起来,与身体被贯穿的恐怖相比,殴打的恐怖算不上什麽。身体本能因爲「被杀死」的恐怖引导,开始挣扎。

「唔啊啊啊啊啊!!住手、住手、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抓住的双手拼命地挣扎,被触手紧紧缠绕的双脚也想要用力闭上。纤细的腰肢上下起伏,娇小的屁股也不停地摇摆,拼命想要躲开顶在穴口处那凶恶的肉柱。

「活蹦乱跳挺有活力的嘛。等下夺走处女的时候,也要保持这样哦!!」
怪物缠住少女双脚的触手向两边伸开,呈一字型打开。而从大腿延伸到屁股的触手则细致地将少女的阴唇向四个不同的方向拉开,并固定住。

原本和肉触手的力量进行对抗的少女,一下子被固定在了半空中。

咔叽、咔叽咔叽咔叽咔叽!!咔咔咔、啪咔叽!!!!!
「唔………唔唔呜………咿咕、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皮肤被撕裂、肌肉直接断裂开、骨骼被扭曲、细密的骨折声从身体内部响起…… 姗姗来迟的、少女犹如临终前发出的绝叫在黑暗中不断回响。

贯穿大脑的沖击、直接被烧红的铁棒穿刺的感觉。然而,袭击少女的并不是这种简单的痛苦。

就像是炸弹在肚子里面爆发、脖子以下全部被炸飞的错觉。那样的痛苦不断重複着,被炸飞的错觉让少女的身体反複地弹跳。不仅如此,从下体到胸口,犹如被绞肉机细细切碎的剧痛不断的沖击着少女的神经。

新伤和旧伤引发的疼痛,一瞬间传遍了全身,抽搐的身体内部已经被剧痛完全侵蚀。疼痛的种类、位置、原因等已经完全无法分清。

「啊啊啊啊,啊嘎嘎嘎嘎啊啊~~~っ~~~~呜咕───────────呜!!」 少女的视野逐渐变黑,在意识就要中断的瞬间,激烈的疼痛让她在赤红的视野中再次清醒回来。

「唔───────嘎啊!啊───────咕~~~~~~啊~~~!!」 脑里一片空白的少女挤出了模糊不清的悲鸣,呼吸也无法好好跟上。

双眼微微睁着,泪水不断溢出,鼻涕和口水也流了一地。达到极限的身体不自觉地伸出了舌头,嘴边一直吐出泡沫。从全身流出的汗水、身体的痉挛程度可以看出,少女已经到达了生命危险的界限。

「果然,第一次就是会特别痛吧。这样的痛楚,你要好好的体会哦?」 异形的怪物看着少女可怜的反应,心满意足地笑着说后……深深埋入少女身体里面的肉柱,开始了抽插。

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
少女的下腹变成了肉柱形状,一下一下的波涛起伏。与是不是处女没有什麽太大的关联,从少女被撕裂的小穴口处,潺潺地流出了鲜血。

「嘎啊啊啊!!唔咕、啊啊啊啊啊!!啊嘎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女喋血般地发出的悲鸣,在黑暗中来回激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