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大学醉后的告别
大学醉后的告别
四年的大学生涯随着毕业考的过去而结束了,我们班在学校旁的Pub里自己办了个毕业聚会,听说筱晴最近好像和偲文吵架闹到分手了,我想或许这该是我对她表白最好的时机吧
  今晚在Pub轻快的音乐节奏的催化下,心情有点兴奋却有有些紧张!
  我跟坐在旁边的佩蓉说:「我打算等一下去向筱晴告白。」佩蓉听到后一脸惊讶、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后又很快地恢复了笑容,最后还主动的举杯说:「大西瓜,祝你成功。」说完后她就起身去找其它的同学聊天去了。
  我喝了几口酒化解心里的紧张,鼓起信心举步走到筱晴身旁,準备对她告白我深藏心底四年来的爱意,我怀着紧张的心情开口对她说:「筱晴,听说妳和偲文分手了,其实我有些话想告诉妳……」在这当下门口突然响起一阵躁动,原来是理着平头的学长偲文找到这里来,要给筱晴一个惊喜。
  起先筱晴还不太理他,但后来在偲文好言的几句话要求复合后,两人又合好如初,还高高兴兴的一起去共舞,望着在舞池里的两个人是如此的耀眼,同学们在旁起鬨吆喝的声音不绝于耳,而我刚刚的勇气全不知跑到那去了,只是心里的郁闷随着夜色更加的深沈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发洩这种无法说出口的情绪,就只能想到用最直接的方法,将vodka一杯接着一杯的狂饮而尽,用酒来麻醉自己心痛的感觉!
  最后隔天我甚至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回到住处的,直觉得头好像被好几把铁槌敲得眼冒金花!
  枕边还有一条用来退热的毛巾,走到楼下才发现机车没骑回来,我才去昨天的Pub门口前将车子骑回来。
  回到住处后,头还是有点疼,受不了晕眩又躺了一下,记起昨晚隐约好像作了一个春梦:「在梦境昏暗的光线里,和一个身影朦胧的女人在床上激情的邂逅,就像乾柴遇到烈火一般,她热情狂放,溼热的双唇解放了我禁锢许久的慾念,她灵巧的舌头滑过宽厚的胸膛及两腿间竖立的坚挺阳物,挑逗我身上每条最敏感的神经,喔!那女人腰一沈忍不住也轻吟了出来,突如其来的一股溼热的感觉包围着我的下体,女人的双手轻按在我的胸膛上,细腰轻轻的扭动起来,又溼又热的触感令我舒服到说不出来,但我却醉得连抬起手来抚摸她都觉得遥不可及,「喔!嗯……嗯…好棒…的感觉……喔………喔………」耳边迴蕩着女人丝毫不做作的呻吟,真实的反应出她的感受,令我感到心跳加速、血脉贲张!
  女人一会儿啜吻着唇,一会儿在耳鬓厮磨着、喃喃细语。
  女人的动作持续急促到无法再忍受的极限!
  我直觉一股压抑不住的冲动直冲脑门,喉间低沈一声喔?接着一阵哆嗦,又浓又热的精液一股脑不保留的全射向女人蜜穴的深处,女人被浓热的精液浇到彷彿被电殛到一般竖直了身躯,几秒后女人如同洩了气一般瘫在我的身上,疲累的过程,让我的眼皮重得连想张开条缝都很困难,在我失去意识前,隐约的只记得梦中的女人好像有种独特的芳香及左边的胸部上有颗性感的痣。
  我疑惑地从床上爬起,问问几个隔壁的室友昨晚有看到他是如何回来的吗?
  室友说:「谁知道!昨天大家都去庆祝毕业玩到通宵达旦了,根本没人在。」隔天去学校问班上同学是谁送我回去,我想还给他计程车钱,没想到竟没人承认送我回来,见鬼了!难道是贞子揹着我回来的吗?算了!钱刚好省下来了。
  但想想如果这只是一场春梦而已,可是为什幺感觉却又是如此的真实???
  算了,大概是宿醉没醒吧!如果早知道宿醉是这幺难过的话,那晚就不喝这幺多了。
【完】